A+ A-

      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不是救世主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夜晚,苏家灯火通明,酒香浓郁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鉴于叶辰的身份和他出手搭救苏家人的恩情,苏家以最高的礼仪款待叶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至于叶辰,一泡尿撒完,还是没溜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宴后,喝的伶仃大醉的叶辰被送到了一个阁楼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苏家仆人刚走,叶辰翻身就跳了起来,用灵力化解了酒意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爷我还有很多事儿呢?可没工夫在这里瞎扯淡。”扭了扭脖子,叶辰推开了窗户,就要翻身跳下去,却是被走来的苏渊撞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炎黄圣主,你这。”见叶辰蹲在窗户上,苏渊有些愕然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没事,我看星星。”叶辰干笑一声,转身又缩了回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很快,苏渊走了进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咳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叶辰干咳了一声,不由得看着苏渊,“不知前辈深夜来访,有啥事儿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见苏渊踌躇了一下,但终究还是开口了,“敢问炎黄圣主,这次来带了多少人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被苏渊这么一问,叶辰有些发懵,“什么带了多少人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炎黄不是来找我苏家结盟的?”看着叶辰那懵逼的表情,苏渊也有些愕然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结盟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叶辰的确懵逼了,结什么盟,老子刚到春秋古城就被你们绑来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前辈,老实说,我都不知道炎黄在哪!我是半道被人传的圣主之位。”终究,叶辰还是说出了实情,“至于你所说的结盟,晚辈真的不知道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哎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听叶辰说完,苏渊叹息了一声,“果然和我料想的一样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前辈这么急着跟我们炎黄结盟,是苏家出现了困境?”叶辰试探性的问了一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苏渊点了点头,“早年因为一件法器,我苏家跟云藏山的杨家结了仇怨,两家明争暗斗,斗了几百年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听前辈的意思,你苏家落下风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单单只是杨家一家,我苏家自然不惧。”苏渊的话语说的颇为自信,但很快眉头便又皱了下来,“但这一次不一样,嗜血殿的人也参与了进来,要联手对付我苏家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又是嗜血殿。”叶辰摸了摸下巴,暗道嗜血殿的势力庞大,走哪哪有他们的身影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既然杨家找了嗜血殿,我苏家自然不会坐以待毙。”苏渊继续说道,“所以,我们找了西陵的炎黄,也曾不止一次的派人过去,但都是没有音信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意思啊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叶辰算是听出来了,难怪苏渊会以为他是来结盟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过想想,炎黄现在的处境也不比我苏家强多少。”苏渊叹息了一声,“自钟炎莫名消失之后,炎黄便分崩离析,内乱不断,早已不复当年的盛况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听苏渊这么说,叶辰嘴角抽搐了一下,感情他这个炎黄圣主,接手的是一个烂摊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沉吟之后,叶辰看向了对面的苏渊,试探性的问了一句,“前辈,你见没见过我炎黄上一代圣主钟炎的师傅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钟炎的师傅。”听到这些,苏渊虽然满含敬畏,但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,“他老人家太过神秘,恐怕就算是炎黄的人,见过他的也屈指可数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么神秘啊!”叶辰挠了挠头,心里却对那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更加感兴趣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哎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边,苏渊暗自叹息了一声,转身走出了阁楼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走后,叶辰坐在原位不断的沉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是先回恒岳,还是先去西陵收拾炎黄的烂摊子,好歹我也是圣主不是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算了,还是不去了,万一被人给灭了呢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是先回恒岳靠谱,还有南冥玉漱,那疯娘们儿到底跑哪去了。”想到这里,叶辰翻身又跳了起来,推开了窗户,二话不多说,当场跳了下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,叶辰还是太小看苏家了,他转了一大圈儿,又给转回来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他娘的整个苏家都是一个阵法啊!”叶辰挠着头瞅了瞅四周,看到了很多隐秘的阵纹,就连每一棵树每一株花草栽种的都颇有章法,上面基本都刻画这阵纹纹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心里这样想着,叶辰隐隐开启了仙轮眼,看破了阵法的玄机,而后循着一个方向走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迎面,他便看到了一道倩影缓缓而来,仔细一瞅,正是那苏心儿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见状,叶辰拔腿就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炎黄圣主。”苏心儿快走两步,叫住了叶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知道自己躲不过,叶辰还是转过了身,摸着鼻尖,干笑了一声,“苏小姐,真是巧啊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许是看出了叶辰的异状,苏心儿脸颊上再次浮现出一丝红晕,双手紧扣,抿着轻唇,轻语一声,“能不能帮帮我们苏家,为此,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帮?我咋帮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叶辰心里嘀咕了一声,老子虽然是炎黄圣主,但也只是一个光杆儿司令,人炎黄看的起你叫你一声圣主,看不起你,一个巴掌呼过来,你丫啥都不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看到苏心儿那般,叶辰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苏小姐,虽然我是圣主,但他们也未必听我的,我只是一个真阳境,他们肯定不会服我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你毕竟是他们的圣主。”苏心儿抬起了脸颊,一双似水的眸子,希冀的看着叶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也得他们认我这个圣主才行啊!”叶辰摊了摊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听到叶辰这么说,苏心儿小脸儿一阵苍白,立在风中,本就纤弱的娇躯,显得有些弱不禁风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打扰了。”苏心儿微微欠身,落寞的离开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静静的看着苏心儿远去,叶辰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虽然我很想帮你们,但我只是一个真阳境,并不是救世主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哎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叹息了一声,叶辰也随之转身,“看看吧!若我将来能降服炎黄,我不介意出手帮你们,但前提是,你苏家能撑到那个时候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出了苏家,叶辰一路来到了春秋城的中心,走进了传送阵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分钟后,叶辰从从空间通道走了出来,现身在一片漆黑的山林之中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次,谁也不能阻挡我会恒岳宗的决心。”叶辰遥看了一眼南方,便召唤出了飞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是,还未等他踏上飞剑,一股一场冰冷的气息便自他背后袭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随即,便是一把细长的黑剑突兀的刺穿出来,直逼他后脑勺而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叶辰心中一凛,暗道出手那人,必定是擅长暗杀之人,此一剑那绝杀的一剑,若是一般的真阳境,当场就会被斩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,他叶辰是谁,那可是一个正面对敌斩了一个灵虚八重天修士的狠人,此一剑虽然是必杀一剑,但想要杀他,还是差了些道行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时迟,那时快,电光火石之间,叶辰豁然转身,在同一瞬间,赤霄剑已经握在手中,一剑将那柄细长的黑色杀剑挑开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剑未能见叶辰击杀,那暗中的人慌忙闪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想跑?”叶辰冷笑,大罗神鼎瞬间祭出,嗡鸣而颤,十万斤的压力,当场就把空间压得崩塌,以至于那人刚要遁走,便被震得翻飞了出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风神诀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叶辰在同一时间已经动了,他如风,快至无影,一剑凌厉而霸绝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噗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随着血光迭起,那人的脑颅被叶辰一剑洞穿,连惨叫声都省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绝杀了那人,叶辰这才看清楚那人的模样,乃是一个青年,穿着黑衣,蒙着鬼头面具,到死眸中都浮现着惊色,一剑未能绝杀猎物,反而被猎物给绝杀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下辈子投胎,别惹不该惹的人。”叶辰上前,拂手收走了那黑衣青年的储物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嗖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嗖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嗖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很快,冰冷的风声不断的响起,让叶辰眼睛再次微眯了起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围住他。”当即,虚无空间冲便传来了暴喝声,待到声落,十几个黑衣人便不分先后的出现了,各自守着各自的方向,将叶辰围在了中央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各位,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,这是什么意思。”叶辰环视着四周,却是丝毫没有压力,因为只有一个灵虚境三重天,其他的直接可以忽略不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出现在这里的人,都要死。”那个灵虚境的黑袍老者冷笑了一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