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+ A-

      第一百九十章 猪蹄讨厌、王亮断腿        庞夏到家的时候都快六点了,庞爸庞妈比他先一步到了,一回来就闻到了熟悉的饭菜香。        “唔……我爸是不是在做红烧猪蹄啊?”        庞夏推开厨房的玻璃,一脸笑地走了进去。        庞爸拿俩口锅烧,一锅荤一锅素忙的不可开交,庞妈在水池边上给青青悠悠洗手,听见儿子回来了,回头刮了他一眼嗔道:“你属狗的吧?就你鼻子灵。”        “嘿嘿,那是!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儿子。”        庞夏走到庞爸身边,凑到他跟前去看,庞爸用蒜蓉酱烧的猪蹄,先把猪蹄用高压锅煮一滚,把第一锅汤水倒掉再重新添水焖熟,第二次炖出来的猪蹄汤不像第一次那么油腻,看着清澈见底,备下用来刷火锅或者下面条都挺好,焖熟的猪蹄不用沥水装进盘子就行,等炒菜的铁锅烧热了,直接倒进锅里就行,先加盐,再加黄酒去腥,也可以适量加点糖提鲜,不过加多少可以根据个人口味来了,庞夏他们这边不太喜欢菜在太甜,庞爸每次放的量就非常少,用大火翻炒几次之后,加水,再加半袋子的蒜蓉酱,翻炒拌均匀,让每块猪蹄的淹没进蒜蓉酱汤水里,盖上锅盖,调成中火,五分钟后再调成小火,接着暂时就不用管它了。        “爸,猪蹄好了吗?”        庞爸放下这边的锅就说:“我看看啊。”        庞爸拿跟筷子戳了一下猪蹄,筷子扎进弹性十足的皮肉里,QQ的跟果冻似的,庞爸点点头:“差不多了。”        将切好的葱末撒进去,开了大火收收汁,再翻炒几下,关火,装盘!        庞爸刚盛好,庞夏的爪子就伸了过去,捻起一块一边喊着好烫好烫,一边就往嘴里塞。        “唔……还是我爸烧的猪蹄最好吃,比酒店那些什么大厨做的好吃多了!熟而不烂,嚼着特别有劲儿。”        儿子夸自己,庞爸也不谦虚,一张被晒黑的脸上,堆满了褶子,一脸骄傲地说:“那是,酒店里那猪蹄,都不一定剃干净了,至少我这个,我给清的保准一根猪毛就吃不着!”        “嘿嘿,那是!”        父子一个吹棒,一个全盘皆收,庞妈看着就挺无语的,刚想开口让他们父子俩含蓄点儿,洗完手的悠悠见爸爸居然吃猪蹄他却没有,嘟着嘴跑庞爸身边嚷嚷:“爷爷爷爷,我也要吃啊,为什么爸爸有我没有啊!”        庞夏一边啃一边说:“一边儿去,还没开饭呢,就要吃,多没像道。”(“像道”和礼貌意思接近)        庞妈在围兜上擦了擦手上沾的水,过去就给了庞夏后背一巴掌。        “就你有像道!上染不正下梁歪,你爸就养了你这么个儿子,悠悠一个孩子知道什么?见你吃他可不就想吃吗?还好意思说别人!”庞妈说完儿子,转身拿筷子夹了一猪蹄吹了好一会儿才递过去给悠悠,乐呵呵地说,“悠悠,拿着吃吧,多吃点才能长的像景爸爸那么高,可别像你爸,又矮身上又没肉,看着就不是能做大事的料儿!来……小心烫啊。”        悠悠伸出小爪子把猪蹄拿了过来,喜滋滋地跟庞妈说:“谢谢奶奶,奶奶对我最好,我最喜欢奶奶了!”        庞妈立刻笑得见眉不见眼的。        庞夏脸都皱成菊花了,一米七七哪里矮了?一百三十斤很标准的身材好吗?转头看他爸:爸,我不服!你看妈连你也说了,你快帮我们报仇,说回去!        庞爸伸手拍拍儿子的肩膀:算啦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,被说俩句又不会少一块肉。        庞夏撇开脸:爸你真怂……        刚好看到站在一旁的青青看着悠悠啃的一手一脸都是,小眉头都快皱的打结了,庞夏这人,向来不乐意自己一个人吃瘪,甚至有时候无耻到从儿子女儿身上找乐子来弥补自己受伤的心灵,这会想起青青悠悠小时候庞妈带他们去邻居家串门,刚好那家猪圈里的母猪前段时间养了两头小白猪,悠悠向来很有“母爱”,那会儿两人三周还不到,见了小猪死赖着不肯走了,非要过去摸摸,可小猪怕生,悠悠一靠近它们就跑,悠悠俩条小短腿自然跑不过它们四条小短腿,追了半天小猪毛都没摸着,他急了就叫:姐姐姐姐!        青青本来不太乐意过去的,一直站在猪圈外头,虽然猪圈刚打扫过也没猪粪了,可她就觉得太脏了,味道又不太好,可悠悠一直叫,眼泪都快出来了,大人们存心逗他俩玩,就站旁边看着也不帮忙,青青蹙着小眉头,看了看大人,又看了看悠悠,大概觉得这些大人不会帮忙了,她就晃啊晃啊走到了悠悠身边,拉着他的小手喊:“脏脏,走啊。”        悠悠原以为姐姐是帮他呢,结果是要拖他走,不干了,不知道是真急了还是怎么,一把扯住母猪的尾巴死活不撒手,那母猪大概被扯痛了,一抬后蹄朝俩孩子踢了过来,悠悠没踢着,青青被踢的一屁股蹲、坐地上去了,可把庞妈给吓得,赶紧过来看,青青傻傻地坐在地上,还好是冬天,衣服多人也没伤着,就是估计吓坏了,后来趴庞妈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那算是青青这辈子哭的最惨的一次了。        不过从那之后,本来就不怎么吃猪肉的青青更不爱吃了,尤其是猪蹄尖那块,见了就想跑。        这会庞夏眼里带着一抹狡猾,就跟庞妈说:“妈,你这偏心了啊,那悠悠有的吃,青青没有,多不公平啊,没见墙上写的标语吗?‘生男生女都一样,女儿也是接班人’,瞧你这厚此薄彼的。”        说完特不服气的夹了一个猪蹄送到青青面前,笑得一脸慈爱说:“来,青青快吃,猪蹄都是胶原蛋白,美容又养颜。”这话还是从庞静那儿学来的,终于派上用场了。        青青一见庞夏夹过来的是蹄尖那块,小脸一黑,转身就躲。        “爸爸,你走开!爸爸太讨厌了!”        “青青,别害羞嘛,奶奶不疼你,爸爸疼你啊,快尝尝,可好吃了!悠悠,对不对?”        悠悠点头,嘴巴太忙没工夫,就小猪似的“嗯嗯”了几声。        庞妈见青青小脸都气红了,一家子都知道青青不爱吃这个,庞夏根本就是捉弄她,赶紧说道:“庞夏你干嘛呢!多大了就知道欺负女儿!青青到奶奶这来,看你爸爸敢不敢过来欺负你。”        青青跑过去搂着庞妈的腰瞪庞夏,庞夏夹着猪蹄不敢过去,就在那儿晃啊晃啊,一边还说:“可好吃了,青青你真不吃啊?真不吃吗?”        ……        吃过晚饭,青青气的跑去楼下书房练毛笔字去了,庞爸跟悠悠洗“鸳鸯浴”,庞夏在客厅陪庞妈说话。        “景行出差快俩周了吧?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?”        “应该快了吧,他走的时候说最多两周就能解决。”        庞妈顿了顿就问:“你们天天通电话吗?你没听见过旁边有别人吧?”        庞夏一脸无奈:“妈,你想什么呢,景行不是那种人。”        “他是不是那种人,可别人不一定都跟他一样啊?景行那么优秀,保不准就有些居心不良的,厚着脸皮缠上呢。”        庞夏顺着他妈的话点头:“嗯,有可能,那行,从今天开始我每天跟他视频,看看他房间到底有没有别人!”        庞夏其实就是想让他妈打住这话题,故意这么说的,庞妈还当真了,赶紧就说:“你也别看的这么紧,像景行他们这样的男人,肯定最不愿意被拘束了,没准他还觉得你这是不信任他,隔着电话闹矛盾的,想解释都解释不清了。”        庞夏被噎了一下,看着庞妈咽了口口不说:“那……那妈你说我该怎么做?”        庞妈还真认真想了半天就说:“你态度软点儿,没事多关心关心他吃了没、睡的好不好之类的,这样他心里肯定就觉得你心里记挂他,就算想干什么,肯定也愧疚的下不去手了。”        庞夏已经快疯魔了,张了张嘴问:“妈,你哪里知道的这些啊?”        “电视上啊!电视上都这么演的!你听妈的,准没错。”        庞夏扶额:“行行,我知道了,我会的,妈你也别操心了,说不定人明天就回来了呢。”        说完了李景行这话题,庞妈才想起一件“正事”。        “对了,你是不是对你家这位刘姨不太好啊?怎么她今天忽然跟我讲她要辞职?”        “啊?”庞夏一脸吃惊,“怎么回事儿啊?她没跟我说啊?”        庞妈更无辜,就说:“我哪儿知道啊?刘美娟这人挺不错的,虽然有时候说话喜欢弯弯绕绕的,可心眼还挺实诚的,她虽然是来给你当保姆的,你可不能学那些有钱人的坏胚子,不把保姆当人看,她年纪都能当你妈了,你可得给我客客气气的个晓得?”        “我当然不会啦,”庞夏一脸冤枉,“难道是我最近太忙,她觉得工作太累,每天早出晚归太辛苦?”        庞妈觉得有这可能,就问了一句:“李景行给人多少钱一月啊?”        庞夏伸出一只手比划了一个数字,庞妈眼睛都瞪圆了:“这么多?”想想以前庞夏在酒店拿的工资,都没刘姨一个保姆多,庞妈一时还真有点儿接受不住,舍不得那钱啊!这也不怪,村里几乎没人请保姆,就算有钱的请个把俩个,三千一月就算了不得,顶多过年再包个红包啥的,可就算这加一块,跟刘美娟还差一大截呢。        庞夏点点头。        庞妈蹙眉,说:“她要真是觉得工资低了想趁着你忙不开身的时候故意这样,那这种人咱也不能要。”        “我明白,那我找时间跟刘姨聊聊吧。”        “嗯,行。”        说到底,庞爸带着悠悠洗完澡出来了,爷孙俩都洗的脸红红的,看着就舒爽,悠悠往沙发上一扑,就吵着他动画片到了,庞爸赶紧给他开了电视,庞妈起身就说:“那我喊青青洗澡去。”        庞夏说:“妈,不用了,她现在天天都自己洗了。”        庞妈边往小书房走,边说:“那哪中啊?青青才多大?万一要在洗手间滑倒了,摔着了怎么得了?”        庞夏摊手:“真不是我不帮她,是她自己不愿意啊,我又什么办法?”        庞妈才不信他,进了书房,没一会儿牵着青青的小手出来了,庞夏瞪着眼看着,庞妈路过的时候看他的眼神特别不爽,就说:“讲你懒你还不承认,青青都跟我讲了,是你自己不给她洗,你这爸爸到底怎么当的?”        说完,庞妈牵着青青的下手去了浴室,青青回头朝庞夏看了一眼,那眼神虽然挺平淡的,不过知女莫若父,青青眼里那点儿得意,庞夏可是看的清清楚楚!就觉得一阵恶寒:这闺女谁家的啊?这才多大啊就这么会使手段,人精了都!太可怕了!跟她爸一样可怕!        庞妈谈完了,庞爸也凑了过来,悠悠看动画片向来全身心投入,庞爸顿了顿,趁着庞妈不在就问庞夏:“最近……刘画没找过你了吧?”        “刘画?王亮他们啊?”庞夏都好久没听过这几位名字了,不过不听才好,他是这辈子都不想跟那一家子有瓜葛了,不过庞爸毕竟和他立场不同,故意趁庞妈不在说,说明庞爸心里对他们终究还是在意的。        庞爸提起,庞夏心里再对他们有意见,也不会表露出来,就回庞爸说:“没啊,他们后来就没找过我了,怎么了?”        庞爸似乎犹豫了一下,才说道:“我听你二伯说,王亮来市里医院了,前段时间不是跟王强打架住院了吗?当时他就想讹王强一笔钱,找了你五表哥托关系,跟什么主任打了招呼,你小姑妈也是没脑子,还带着人天天去王强爷爷姐奶奶家闹,把王强爷爷气的高血压,没想到王强跟土匪似的,让人闯进医院就把王亮又打了一顿。”        庞夏冷哼:“真是猪脑子!”        庞爸叹气:“谁不觉得呢?王强那什么人?黑白道都吃的开的,只要不打死人,就压根查不到他头上,一句不知道、不清楚推得干干净净,就是……就是王亮,腿让人给打瘸了,你五哥立马把人转来市里二院,王家跟你小姑妈家现在天天吵得不可开交,就让王强给王亮偿腿,还告到法院去了,可人又不是王强亲手打的,王强后台又硬,哪儿有那么容易告到他?当初让他们别闹他们不听,这下好了,硬搭进去王亮一条腿,造的什么孽啊!”        庞夏也挺感慨,没想到王亮居然会被打瘸了腿,才三十来岁,这下子就这么好好地成了终身残疾,庞夏拍了拍庞爸的肩,就说:“爸,这事儿也不是你的错,当初你劝也劝了,他们自己听不进去,我们又有什么办法?你就是心太软,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别往自己身上揽了啊。”        “我知道,王亮自己不争气,可你小姑妈,她都这把年纪了,这种仗势欺人的事见的还少吗?没错,她几个儿子是有出息,可这世上有句话说的对,没钱的怕有钱的,有钱的怕不要命的,王强那些混混那就是不要命的,你这不明摆着鸡蛋碰石头吗?她还闹个没完,这是想把王亮命搭进去不成?”        庞夏抿了抿唇,父子俩脸色都有些沉重,坐沙发上低着头沉默,不再言语。      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