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弩小说

已完结

牡丹花下心甘愿

时间:2020-02-14 19:48:06 分类:都市 字数:0字 作者:佚名

我叫冯洁,我的老公叫何亮。 两个月前,何亮被派遣到非洲驻外工作。于是我下班回家就开始独守空房,一直两个月了。 寂寞难耐的时候,我只能抱着他的枕头,想象着何亮狠狠揉.cuō我的胸.脯,然后把那根坚.硬如铁的东西从身后全.根刺入我的身.体。

精彩试读

      第十七章:渴望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公公看起来非常惆怅,站在我身后静静地看着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bà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大喊了一声,所有的悲痛都涌.上心头,我再也控.制不住大声哭喊了出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公公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异样,他叹了一口气:“小洁,晚_上河边太凉了,我们回去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身.子颤.抖,抿着嘴唇摇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公公使劲拉了下我的胳膊,我用.力后退挣拖,公公脚下突然一滑趴在地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松开我胳膊的时候,我也因为惯性不断后退,脚下一空就掉进了湍急的河liú里面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刚才我虽然想寻sǐ,可真正掉入水中就后悔起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河水liú淌的很迅猛,我挣扎无济于事,张.开嘴巴想要呼救,可河水却源源不断灌入我的口            "一一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就在我以为自己就要淹sǐ的时候,公公突然拖了衣服直接跳了下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当公公拉住我的时候,qiú生的本能让我不再有所顾忌,双手紧紧的抱住公公赤.倮的身.体,用双.tuǐsǐsǐ勾住他的腰部,如同八爪鱼一样缠在公公的身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公公喘着cū气拖着我上了岸边,我胸前的柔.软紧紧.贴着公公的胸口,随着公公大力呼xī我们贴合的没有-一丝缝隙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们俩就保持这样的姿.势很长时间,渐渐的,我感觉有一根灼.热的东西抵在我的屁.股上,这根东西坚.硬如铁,一跳一跳的在我屁.股上不断乱chu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公公的脸色通红,赤.倮的身.体也滚.烫起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意识到了失态,急忙从公公身上跳了下来,用手把额头的头发捋顺,不敢去看公公的表情,嘤嘤说道:“bà,刚才要不是你,我现在已经被水冲到别的地方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的.........公公摆手剧烈咳嗽了起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公公发烧才刚好,现在又为了我跳去河水里面,怕他发烧加重,我急忙走了过去,却发现公公被水打湿的睡裤下面顶起了一一个帐篷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公公没有穿内.裤,稠质的睡裤被水打湿近乎成了透.明状态,那根bào.露青筋的巨.物让我浮想翩翩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公公用手捂住了下.身,不好意思说:“小洁,先回去换身衣服,不然感冒就不好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公公这句话或许只是无心的话,可是听在我的耳中却有另外一个意思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脸色顿时羞红起来,嗯了一声和公公朝小区里面走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板未曾让我满足的事情,或许今.晚我会在公公身_上讨要回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里,公公直接就打算回房,我鼓足勇气把公公拦了下来:“bà,河水太脏了,要不冲个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澡再换衣服吧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公公不知道有没有明白我的意思,点了点头憨笑着走进了浴.室里面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浴.室内很快传来liú水声,我在客厅徘徊了很长时间,心中不断挣扎,最终还是没有办fǎ抗拒身.体的空虚,将自己湿.漉.漉的衣服全都拖了下来,一.丝.不.挂的来到了浴.室门口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咽了口唾沫,用.力把浴.室门]推开,正在赤身倮.体洗澡的公公看到我出现急忙用手把下.体捂住,惊慌失措问道:“小洁,我还没有洗完呢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一边点头一边朝公公走了过去,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好像一只发.情的母狮一样,急切的渴望公公填满我空虚的身.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章节目录

小说推荐

  • 白姨

    现在人们观念开放,约炮什么的很常见,可撞见自己班主任约炮,估计也就我一个吧? 这事,得从我的家世背景说起。 我爹是个大混子,听说以前很风光,可后来蹲了监狱,一判就是十年。 我妈也生完我就失踪了,听说是被我爸气的,他沾花惹草,没人受得了。

    作者:佚名 言情 已完结

  • 山村美娇娘

    山野小子李子木被一道闪电击中,却意外获得惊人异能,从此以后桃运缠身。成熟少妇投怀送抱;清纯萝莉不甘落后;美女老师、极品校花、刁蛮俏警花、美艳娇空姐,各路美女蜂拥而至,李子木来者不拒,统统接收。泡尽天下妞,才是男人应有的追求!

    作者:明月光 乡村 已完结

  • 繁花

    我最近好像有点魔怔了,一心想把隔壁的少妇给睡了。 我叫王辰军,今年50岁,是个老中医。五年前,老伴去世后,我就申请了病退,在小区里开了一个诊所。

    作者:流鸢儿 都市 已完结

  • 我的老妈是土豪

    “还不起来?睡个觉还不老实,我真的受够你了!” 冷冷的声音将张策从睡梦之中拉了回来,张策揉着眼睛坐起来,看着眼前神色冰冷的女人,他低下了头,心中满是委屈。 张策今年才十八岁,但是已经有一个漂亮的老婆了,就是眼前的江一楠,说不出来大家不信,江一楠是张策的童养媳。

    作者:青椒鸡蛋 言情 已完结

  • 父与媳

    房间里,一对男女浑身赤裸着贴在一起。 地板上乱七八糟扔着不少衣服,女人趴在床上,圆鼓鼓的屁股高高翘起,男人两只手紧紧扶着女人的腰,跪在她身后,阳具在阴道里快速地抽送着。 男人的动作很大,阳具每一次挺动都会响起啪啪的皮肉碰撞声,女人有些下垂的双乳随着来回摆动,她张着嘴巴,眼神迷离,喉咙里发出一阵阵风骚淫荡的呻吟。

    作者:佚名 言情 已完结

您的位置 : 首页> 牡丹花下心甘愿